<address id="jfldd"><nobr id="jfldd"></nobr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jfldd"><address id="jfldd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jfldd"><address id="jfldd"></address></address>

<form id="jfldd"><th id="jfldd"><th id="jfldd"></th></th></form>
    <noframes id="jfldd"><form id="jfldd"></form>
    <form id="jfldd"><nobr id="jfldd"></nobr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jfldd"><form id="jfldd"><nobr id="jfldd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jfldd"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jfldd">
        <address id="jfldd"><nobr id="jfldd"><progress id="jfldd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菜單導航

        廣西,你變了

        2021-06-25 15:14:09 作者:青島新聞網 來源:新聞資訊網

        // 越酸越臭越上癮 //

        “美食,是打開一座城的最佳方式?!边@句話若用在廣西,埋著隱隱的雷。

        陳曉卿認為,“廣西美食最大的特點就是多樣,每走 20 公里就有新的驚喜?!?strong>專屬于廣西的美食,可能都離不開“酸與臭”的迷之味道,是“驚喜”無疑了。

        氣候炎熱是原罪,所以這里的人們喜歡用腌制過的“酸”的食物來開胃,提振精神。而凝聚“又酸又臭”這兩種味道的精華食物,首推廣西特制的酸筍。

        《舌尖上的中國》說:“在柳州當地,有一種叫螺螄粉的小吃中,酸筍是最重要的輔料?!苯涍^發酵,酸筍會產生一種特殊的腐臭味,是讓螺螄粉“聞者落淚、吃者銷魂”的秘密生化武器!

        行走在廣西街頭,三步五步都是螺螄粉店,他們可以一日四餐都吃粉——早餐吃、中餐吃、晚餐吃、夜宵還吃!可以說,廣西人的半條命,都是螺螄粉給的!

        而對于其他地域的小伙伴來說,喜歡的人大呼過癮賽神仙,不習慣的人簡直如臨大敵!但是螺螄粉有一種生猛的魔力:只要勇敢地嘗過一次,你就會被它掩蓋在酸臭之下的鮮爽和香辣征服。

        圖片1|南寧美食部落 ?

        在廣西,水果和蔬菜也難逃“黑暗料理”的魔爪!他們喜歡吃“酸嘢”,把水果蔬菜腌制之后,灑上辣椒、芝麻、紫蘇甚至醬油等為調料,確實有點野!

        都說“男人難過女人關,女人難過酸嘢攤?!睆V西酸嘢的魅力在于,它將酸甜辣咸四味巧妙融合,刺激味蕾的同時,讓你一口一口停不下來。

        南寧的平西夜市有家“肥姐酸嘢攤”,攤主肥姐竟然賣了30多年的酸嘢,聽起來都有點不可思議!她的攤位上,永遠不缺鐵桿粉絲,“這幾十年,就靠那幾個木瓜,幾個菠蘿,能養活我一家人?!?/p>

        恰恰是這些“酸酸臭臭”的食物,使廣西的味道變得迷人,讓人欲罷不能——越酸、越臭、越上癮。

        酸與臭,都是源自時間的味道,也正如廣西人,在用自己的真誠和耐心,慢慢打動更多人的靈魂。我們不妨抱持一顆敞開的心,不要急著去拒絕、去否定,說不定會遇見更多美好的蛻變。

        // 土萌自信又有料 //

        在廣西,如果你有幸逃得過螺螄粉的追殺,也不一定能躲得開土味口音的轟炸!

        有廣西小伙伴無奈地說,“每次我說是廣西人,都會被要求表演一段南普才藝?!?/p>

        “南普才藝”第一人,當屬這位因失戀火遍全網的廣西小哥:“本來新顛(今天)高高興興,泥為什莫要說這種話? 第一翅為了一個旅孩使(女孩子),藍瘦,香菇(難受想哭)?!?/p>

        廣西由于多民族雜居,方言眾多,沒有統一的“廣西話”。省會南寧在推廣普通話時,便發生“南寧普通話夾壯話”的基因突變:發音以平舌代替卷舌、l,n不分,沒有后鼻音,還喜歡用“喂、捏、去、咩”等結尾。這便是我們傳說中的“南普”!

        圖片1.2|朵兒 ?

        雖然沒有足夠符合現代文化氣息的宣傳形象,廣西的土味文化,卻靠著一口土萌的南普口音,就這樣殺出一條血路,至今令人回味無窮。

        此外,不得不說說質樸的廣西妹子。由于廣西的方言各有特色,柳州妹子說的桂柳話音調高,聽不懂的人會感覺有些刺耳,像在兇巴巴地吵架。殊不知她們只是大大咧咧,卻有一種直來直去的爽快利落。